怢ヶ| 輿笣| 侂朊| 鐏蔬| | 馨洈| 繩笣| 痴瑞| 咡祳| 碩⑻| 監屙| 竣瘀| 韓俜| 輩蔬| 葷佼庈| 貌秅| 陝糧褪嫌цよ| 獐笣| 氈す| 衼笢| 鱖刓| 拫糧躂ょ| 竅庌| 嬝朘僱| 怢蔬| 塢恲親逜赻笥よ| 褪嫌ц酘秫笢よ| 犖嘗| | 踢綬| 挕癒| 衕幫| 挕輛| 唦蚗| 谹捶| 噪假| 豪圊| 喟笣| 詢假| 皊澱| | 綻埻| 鰍荻庈| 假憚| 蔬飲| 裻埭| 濘刓| 躇刓| 湮假| 陝傑| 靡刓| 慇嫌梆| 睿す| 備嗣| 踢藷| 踢斻| 癒荻| 陔飲| 撅Э| 譴匟| 踢笣| | 漯策| 檀溶| 恅阨| 陲賽| 陔傑赽| 捈怢| 塢迖親よ| ч朸| | 繙傑| 喪傑| 湮荎| 郅籵藷| | 桻籵| 奾祩| 鰍欸| 眅碩| 陝嶺囡酘よ| 陏笣| 奻絆| 憛洈| 妀傑| 酗赽| 妀飲| 蔬湛| 剽韓肅④| 陲怢| 鰍漆淜| 毞刓毞喀| 螞ざ| 隅笣| 酘僚| 蘋罣馱縐| 碩鰍| 猿飲| 陲源| 鰓霤よ| 鰍芘| 剢笣| 埬栠庈| ょょ慇嫌| 皊栠| 毞阨| 謫怢| 陔飲| 劼模迋| 朊埭| 陔韓| 輕控| 淜倯| 頗屙| 伈瓮| 憚假瓮| 糽傑| 菇瓮| 樓脤| 蔬傑| 竣栠| 羲瓮| 璽艙| 撳鰍| 邧賽| 奠倯| 輩傑| 貌刓| 鞀繒| 樁郥壽| 挕荻| 鰍蔬| 救誹| 憐昹| 拵洈| 囀盺| 蜓埭| 繕⑻| 迶攷| 摩藝| 濬拫ょ| 肅跡| | 俴昄| 膘綬| 舷捇| 偷犖よ| 皊梒| 嬝韓ぞ| 隅枎| す栠| 揧瓮| 鏍氈| 鎊栠| 鰍僧| | 堁祋| 槽瓮| 耋瓮| 藝洈| 啋庌| 畛籵| 懦刓| 惘假| 蟹秝| 氈鍬| 攽嘗| 鴄捶| 詢笣| 陝俓枑| 漆譴| 漆縒| 譙眲| 債摩| 朻⑧| 踢伈| 碩喀| 劓粹| そ陲| 袱赶絢| 罣刓| 扠崨| 軜傑| 陔疺| 怮ど侁よ| 腦ь| 豪洈| | ц栠| 昹狤| 舷慇嫌衵秫綴よ| | 拸峈| 犖秝| 悵噪| 綻碩| 皊栠| 膛捶| 邧Э| 迖親迖| ч詳| 扡瓮| 坒翐| 塢迖親よ| 悵刓| 訧洈| 陔蔭| 陔粔| 磁阨| 漆豐| 匙爵壑| 璽艙| 侇笣| 蹕菟| 磁阨| 隋綬| 劼攝杻酘よ| 肅荻| 旮屙| 猿瓮| | 畛景| 陲漆| 虧豪| 蛪囡| べ旲桋| 潑崨| 滅傑誠| 毞淜| 馱票蔬湛| す眧| 瞻瓮| ロ栠| 朓戽| 扞栠| 訧栠| 鰍竣| 詞窒| 挕眧| ⑻侂| 假譴| 勀爛| ⑻栠| 酗譴| 豪洈| 慇嫌梆| 碩控| 陝嶺嫌| 陲搛| 譁笣| 仴綢絢| | 陔韓| 挕絞刓| 傘僚| 幙嵹| | 陲嫖| 夢瓮| 滅傑誠| 湮燴| 傖假| 蜓埭|

芩踱霤佴拊※陝俓崨§弊模撰藏蚔⑹輦砦赻毅陬輛

2019-09-17 07:02 懂埭ㄩ陔笢厙

﹛﹛芩踱霤佴拊※陝俓崨§弊模撰藏蚔⑹輦砦赻毅陬輛

﹛﹛《我們不要忘記今天》作者:申京淑譯者:邱敏瑤出版:圓神出版社《我們不要忘記今天》的韓文原版書名直譯為:「哪裡傳來找我的電話鈴聲」。作者帶領讀者從聽覺進入小說,第一幕以電話鈴響揭開序曲,話筒那頭的聲音是為了告知尹教授住院消息而傳來。鄭潤接到李明瑞電話的時間,停格於清晨,百葉窗外正飄茬楫寣C兩人失去聯繫已八年,情感早就日漸淡薄,熟悉嗓音忽在她耳邊低迴,恍若青春時代緊緊相連的世界又重現。那些消失的建築、示威活動、曾經交會的人們以及約定過的承諾,今天有誰能夠記得?小說以兩線敘事觀點交叉進行,序曲與尾聲為現在式,中間內容則利用鄭潤的回憶以及李明瑞的褐色筆記當作核心,講述生命彼此交融的深刻情誼。不只鄭潤與李明瑞,因懼怕蜘蛛索性深入研究相關知識的丹、以手寫方式記錄餐食內容的尹美縷、對文學藝術懷抱荓j烈使命感的尹教授,還有那些在充滿變動的時代共同呼吸的人們,甚至與詩人同名的貓咪「愛蜜莉.狄金森」也是,他們都盡力信守承諾。申京淑在創作此部長篇小說時,不斷地修改茩儠Z,過去如此,預估未來也會持續。她在創作期間向自己承諾:「從清晨三點專心寫到早上九點。」書中常見的清晨場景大抵深受寫作時間影響。同樣的,鄭潤也在二十一歲時,和自己約定了五件事,做為重回城市生活的承諾。無論在文本外安排設計情節的書寫者,或是居於文本內哭泣、微笑、憤怒、悲痛的經歷者,他們在心中暗下決定,並且努力達成。書裡書外,都有承諾等待被實現。「與自己的承諾最終能否守住」雖然也是個問號,然而實現向他人承諾之事更難操之在己。承諾者失約,被承諾者無法接收,承諾終將破滅。書中的「那個人」被設定為神祕角色,說好來家裡吃晚餐卻失約,從此消失無蹤,成為尹美萊、美縷姊妹竭盡一生努力尋找的慢性傷痛;約定在三人接龍句子的空白處親自繪畫的丹,卻未曾再踏入共同度過短暫時光的空屋;答應潤的表姊「視線別離開潤,隨時在一起。」並與潤約好搬到閣樓同住,卻接連失信,最後走上陌路的明瑞;承諾「慶會樓的管理員」把木質地板擦乾淨,想茈H後帶丹來此處的潤,僅能將未寄出的信件反覆塗掉再寫,寫完又塗掉;美縷對潤提出「以後一起去巴賽爾看看吧」的約定,多年後成為潤獨自站在阿諾德.勃克林《死亡之島》畫作前對茠躓蟧斑菄漲^音。鄭潤在心中說荂u有太多承諾我已記不得,有太多承諾因為無法遵守而消失」、「我們在沒遵守的承諾之上又加了許多無意義的承諾。我們在承諾之中延遲了分手。」記憶中所踩過的土地、打字機輸出的黑墨字、住過的空房子、走過的城市界線、吃過的蔬菜拌飯、聽過的克利斯朵夫故事、擁抱過的人,即使承諾無法盡數遵守,經歷過的一切依然存在,如同書中人物複誦荂u我們不要忘記今天」一樣。申京淑以細膩筆觸描繪出讓人身歷其境的內容,使閱讀者感受到有血有肉的真實,好像親眼看見在明洞聖堂附近進行絕食抗爭的人群,甚至聽得見在松樹林抖落樹枝積雪的聲音,摸得到愛蜜莉的白毛,聞得到樓梯底下房間的百合香氣,嚐得出冬葵菜湯的適中鹹度,談一場因為「我去找你」而心動的戀愛,並且擁有每個瞬間都想對他說「我們不要忘記今天」的朋友。小說人物因靠近死亡而悲傷,對未來卻依然抱持蚢皕Q。學生們拼湊出尹教授臨終前在大家手掌心寫下的句子:「不管我們是否在看,不管我們是生是死,星星在原來的位置,閃爍發光。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成為這世界上唯一的星星。」此部小說刻意以步行、寫作、閱讀等非現代化電子媒介來展現人物度過青春的方式,除了上述三點對作者而言是「身為人的條件根源」之外,更利用走過、寫過、讀過的溝通模式提醒大家:「無論承諾最終是否兌現,我們不要忘記今天」。■文:余孟書狟醱ㄛ辣茩跪弇暮氪攬衭枑恀﹝

猁擄蝴旮僅げ嬪華⑹睿杻忷げ嬪睽憯畏楛ㄡ鄞所輕撗鄞馜銀芊ㄕ蛜晼u以讀金庸為主業,靠讀金庸養家餬口」的王曉磊被認為是「當今自媒體寫作的才華擔當」。他筆名六神磊磊,曾為時政記者,如今坐擁千萬粉絲;筆下文章腦洞大開,詼諧間卻能針砭時弊,篇篇閱讀量「十萬加」,創造了自媒體寫作的奇跡。最近他的新書《六神磊磊讀唐詩》出版,音頻版也於近日正式上線。六神磊磊應鄭州松社書店之邀來到鄭州,並接受記者採訪。他說,任何一個行業,別看密密麻麻都是人,努力往上一點,人就少一大片。學問的境界有「真學、真懂、真信」。「對金庸、對唐詩,我是真學了,真正下功夫去讀通透,讀通透了才能寫得有趣,才會有人願意看。」■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鄭州報道隨荂u六神磊磊讀金庸」公眾號的走紅,王曉磊更習慣於大家稱呼他為「六神磊磊」。公眾號裡的磊磊充滿了俠氣,現實生活中的他,戴副黑框眼鏡,娃娃臉,更多些書生氣。左手金庸右手唐詩王曉磊曾做過時政記者,後辭職專職打理自己的公眾號「六神磊磊讀金庸。」王曉磊說,自己很感謝做記者的經歷。「記者生涯中,我見過很多不同層次的人,也見證過很多故事,這讓我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他也很善於「蹭熱點」,他說這應該是記者的本能。「既然學了新聞,做了新聞,就希望能夠發出自己的聲音。」至於「六神磊磊」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王曉磊夏天被蚊子咬而不得不經常塗了滿身的花露水,結果,周圍的人就用花露水的牌子給他起了這個外號。後來,他乾脆以此為筆名。很多人認識「六神磊磊」是從他風靡微信圈的「金庸武俠時評體」開始的,他擅長用信手拈來的武俠和歷史典故,犀利點評社會現象、時事熱點、世間百態。王曉磊說,所謂的「信手拈來」其實是下了真功夫的。他從初二開始讀金庸,據粗略計算,讀了十幾遍金庸的作品。而在更新文章時,他更是為了某處細節不時地翻看金庸的作品。從讀金庸到讀唐詩,對他而言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王曉磊說,「讀唐詩的人不一定愛金庸,但愛金庸的人一定愛唐詩。」在金庸小說裡,經常有唐詩的影子。「比如《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到了趙敏的綠柳山莊,中堂掛的字是唐元稹的《說劍》:白虹座上飛,青蛇匣中吼。殺殺霜在鋒,團團月臨紐。」讀書百遍,其義自現。金庸作品已經化為「骨血」融入到了王曉磊的身體裡。而王曉磊對於唐詩的儲備也是從小開始的。「我小時候讀的第一本正兒八經的和唐詩有關的書是《唐詩選集》,至少看了一年,每天都看,有空就看。這本《唐詩選集》裡大概有四五百首詩。我現在記得最牢靠的就是這四五百首。」因茠鰼e,王曉磊又燃起了讀唐詩的激情。「唐詩有蚋袨I的內涵,有我們想像不到、真正好玩的東西。」而決定出版解讀唐詩的書後,王曉磊發現自己在知識上還很不成體系。他習慣於去咖啡店寫作,兩年多的寫作時間裡,每次都背茪@大包書,常常只是要為了引用書中的某句話。平視經典「翻牆」讀唐詩有些讀者覺得對待像唐詩宋詞這樣的經典應該嚴肅待之。但王曉磊卻不這樣認為。他認為對待經典,不應該從低處仰望,而最好以平視的角度去看。他說,《紅樓夢》誕生後很長時間不是經典,而是女孩們在閨閣躲茯搌漁恁C又如,唐朝時李世民、虞世南也在不停寫詩,但真正引爆唐詩寒武紀的是王勃、楊炯這些當時所謂的「小人物」。「唐詩宋詞就像是花園,我自己就像是那個翻牆的人,對於不敢、不想進去的人,我可以幫他,從裡面折幾枝花拿給他看,讓他知道,原來這裡面有這樣美的花。」不過,王曉磊也說,他的作品或許不能陪大家很長時間,但走的這一段,能引茪H進正門。在他的《六神磊磊讀唐詩》中,詩人王維通過一場「選秀」博得了大唐公主的青睞,詩人們也「刷茠B友圈」、喝酒擼串、在人世間策馬奔騰。在幽默風趣的「六神體」中,作者把一段段詩歌的起承轉合、愛恨情仇娓娓道來,帶你領略大唐精彩絕倫的詩歌江湖,讓我們在忍俊不禁中重溫最溫暖、最風雅的唐詩記憶。像螞蚱一樣不斷蹦躂「是的,這一生,我終於沒什麼成就。年輕的時候,我也輕狂過,但和李白呀、高適呀、岑參呀、王維呀相比,我真的差遠了,他們都好有才!不過,對朋友,我做到了仗義、友愛、感恩、有始有終;對粉絲,我做到了堅持更新。我寫了一千五百多首詩,我做了一個小號該做的事。」這是「六神磊磊」的一篇成名作《猛人杜甫:一個小號的逆襲》的一段話,這篇文字寫出了杜甫的詩歌被後人認知和認可的過程。而這段話套用在王曉磊身上也是適用的。對於王曉磊來說,從開公眾號到爆紅、從辭職到寫書,從拿工資的記者到月入百萬的自媒體人,這幾年,他的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始終不變的是他一直在寫作。他覺得,這一切的變化讓自己實現了看書、寫字的理想,因此日子過得很開心。「我覺得一個寫字的人,隨時要作好被人忘記的準備,我們都應該是一隻螞蚱,但是必須是一個不停地學習,不停地充實自己的螞蚱,我們要努力地蹦躂荂A然後靜靜地等待秋後的到來。」

﹛﹛森撼桶隴ㄛ婓弊模佴少Ь傮G塹蝓埽饒竘狟ㄛ藝濂羲宎苀喉寞赫膘扢秷夔趙濂岈极炵﹝勤衾綻濂酗涽奀腔涴僇盪妢ㄛ弊滅湮悝痔尪汜絳呇剢栭諒忨酕賸竭旮賮麵郋縑

﹛﹛蝝芄活勘謘敔晁恞產皆瑢羋時鄸挐滹銘荂唱琚悵炭蚐薜炭荋見甭啦葑簆憑齔堧牯鯕葒甂蛹蚆驉婓蜊賂Ч濂陔涽最奻ㄛ濂巹覂桉笭凳笭呿陔倰濂岈侘齬隒鑩樕童炮埲勦埏苺輛俴覃淕蜊賂ㄛ扂濂埏苺軗砃囀滬楷桯陔奀測﹝

壽衾藝弊弊滅窒酗鎮菱佴溼貌腔①錶ㄛ醴ヶ藝源眒淏宒砃笢源枑堤森溼腔假齬膘祜ㄛ邧源淏憩衄壽撿极岈皊悵厥躇з僱籵﹝

﹛﹛ㄗ扜砉湮貊ㄩ貊蠅斕岆婓變挕蚾拻鼠爵鎘ˋ婤夔珂補淏岈嫁鎘ˋㄘ挕蚾拻鼠爵捰賸ˋ岆岈嫁鎘ˋ肮祩蠅ㄛ樓蚐ㄐ箕ㄛ蕉瞄妦繫腔扂符祥鷓儸ㄐ葇ˋ扂腔⑩儸ㄛ⑩儸ㄐ扂涴繫癆漲鎘ˋ⑩捰羶賸##梗艘扂絞條菴16爛賸ㄛ佽善拻鼠爵ㄛ扂遜岆蝨偭腔﹝

﹛﹛§弊模翋炟炾輪す10梊硭牬瓬橠秦尕措啋忑燴岈頗菴坋匐棒頗祜奻腔笭猁蔡趕ㄛ覽擄跪源僕妎ㄛ桯珋湮弊童絞ㄛ諲賒楷桯陔懦芞ㄛ羲ゐ賸凳膘奻磁郪眽韜堍僕肮极腔陔涽最﹝有言時勢造英雄,把這句話套用在香港報業發展上,同樣適用。政局動盪、經濟衰退,每每造就一份新報紙的誕生,可見報業發展史與香港的歷史關係密不可分。有見現時香港新聞發展史未有詳細的梳理,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與該學系助理教授黃仲鳴一起合作,促成了《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數》)一書的出版。該書聚集了28位香港報業人士,由梁天偉進行訪談,再由黃仲鳴主編,由這些叱糷@時的「風流人物」論盡本地報業1950年代至1990年代的發展史。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談到出書的緣由,黃仲鳴及梁天偉自言都是新聞界出身,加入樹仁大學新傳系已有十多年光景,二人均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香港報業的發展史。該學系早前開辦關於香港新聞史的課程,遂開始邀請老一輩的報人訪談。兩人表示希望借各位報人,以口述歷史的方式憶述辦報的經歷,並藉此梳理香港的歷史。《數》一書的時間設定由1938年到1995年,橫跨接近一甲子。二人由2011年起正式開始第一個訪問,從每份報章各找一位代表人物,最終合共訪問了28位報業界的「風流人物」,包括報章創辦人、管理層,憶述當年在報業打拚的日子。從訪談開始到書籍正式出版,有七人已先後離世,包括《香港文匯報》前副總編輯曾敏之、「馬報人」許培櫻、《明周》前總編輯雷煒坡等。回憶往昔歲月28位報人,各自憶往事,既談自己所任職的報章,也談其他報章,透過眾人口述拼湊完整歷史。書中的第一篇訪談錄,便由筆名「晨鳥」的許培櫻開始。筆名「晨鳥」的許培櫻為著名馬評人,他在1958年加入《新生晚報》,編寫馬經版,在1992年創立以馬迷讀者群為主的《縱橫日報》。他在訪談錄中詳細談到自己成為馬迷、加入馬報、再到創辦馬報的經過。其中一宗轟動事件,便是晨鳥當年放棄眼前利益,以頭版公佈馬流感的消息。由於當年《縱橫日報》以馬迷為主要讀者群,當馬流感的消息公佈後,馬會停賽,以致馬迷讀者群流失,日報銷量下跌,最終倒閉。故憶起晨鳥,梁天偉及黃仲鳴均笑言「晨鳥都有新聞道德」。此外,《經濟日報》社長麥華章在「天子門生《香港文匯》起飛」一章中談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日子。麥華章在1973年加入《香港文匯報》,先後負責外交、港聞版。在訪談中,他便憶述了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時光,包括當年跟隨國家領導人外訪,華國鋒的拘謹、鄧小平的瀟灑、趙紫陽待人接物甚得體,依然記憶猶新。此外,他還憶述當年到柬埔寨當戰地記者的恐怖三星期,目睹過屍橫遍野的景象,對他而言是很大歷練。其後,麥華章出來辦《經濟日報》,故在本章節裡也談到當年向《信報》「挑機」的點滴。談到本地財經報紙,除《經濟日報》外當然要數《信報》。今次黃仲鳴與梁天偉邀得鮮有接受訪問的駱友梅談當年與羅治平、丈夫林行止創立《信報》的經過。當年林行止本在《明報》工作,後來受羅治平邀請辦《信報》。林行止曾是查良鏞(金庸)的得力助手,因此坊間傳兩人有芥蒂。駱友梅在本章節中便開腔澄清沒有此事,但坦言彼此「少了一份密切」。此外,她亦談到《信報》如何在當年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堅守立場。還有韋基舜談《天天日報》成為全球首份彩色報紙暨柯式印刷報紙;雷煒坡談在《明報》的歲月;楊祖坤和萬民光談在《大公報》的日子;胡仙談《星島日報》的成與敗;岑才生談《華僑日報》的興與衰;張初、許燊談在《商報》的日子;莫光、劉晟、歐陽成潮談《晶報》與創辦人陳霞子等,合共28篇詳細訪談錄。小報橫行年代28位報人的口述歷史,梳理了香港報業的發展史以及香港的歷史。談到報業的發展史,二人表示早年香港較常見的是黨報,例如國民黨的《天文台》、共產黨的《華商報》,到後來隨時代發展,「左中右」立場的報紙面世,文人辦報、商人辦報,開創香港報業的盛世局面。不過,二人亦特別提到當年小報的發展史,那時的小報普遍由文人主理,自上世紀30、40年代興起。「在30、40年代,小報十分流行。當年的小報五花八門,多數是文人辦的。」二人憶述指原來當時要辦小報很容易,一個文人就可辦一張報紙。「新聞可以自己寫,副刊的小說也可以自己寫,不需記者和編輯。」黃仲鳴說。因此,當年香港報業便有個十分特殊的狀況──一雞死一雞鳴。梁天偉憶述,當年辦小報,只要能售出幾千份,就基本上可以回本。然而,因為小報沒有廣告,故每當銷情不理想時,主理人便會為報紙另起名字,再次「創刊」。「小報好難生存,只是食住一個時段的甜頭,沒東西看便『執笠』,另起名字再辦。」70年代起,小報慢慢式微,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有「以大報方式辦小報」的新報紙加入,才標誌茪p報時代正式結束。雖然當年小報多如繁星,但能站穩陣腳的可說無幾,不過亦有例外。二人憶述在一眾小報中,在1959年出版的《明報》可說是特殊例子。「它是少數的由當年的小報,走到今天面向知識分子的大報。早期的《明報》都是小報,只由幾位成員組成。當年包括武俠小說、偵探小說,完全是小報格局。但查先生有眼光、很自信,加上他又是文人,所以能將《明報》發展到知識分子的報紙。」報業前景堪憂當年,報業發展蓬勃,大報群雄割據,各領風騷;小報亦受普羅大眾支持,找到生存方式。然而,與眼前兩位業界資深人士談紙媒未來的發展,他們都對前景堪憂,梁天偉更斷言十年後紙媒將絕跡。智能手機的出現,改變了傳媒發展生態。可惜的是,放眼現時網絡新聞時代,內容農場「當道」,假新聞充斥,網絡新聞只求HitRate。面對此情此景,紙媒沒落,但網媒是否能有足夠力量長遠發展?究竟還能否一雞死一雞鳴?當年,無數報業精英在業界競折腰,來到今天,傳媒生態發展翻天覆地,若數風流人物,能否看今朝?

﹛﹛恀ㄩ擂羸极惆耋ㄛ藝弊謗刳濂耦5堎27桵醽鄵邿昹伈熊瑭儥ㄐ

﹛﹛鴃奪等晚翋砱﹜籀眢悵誘翋砱﹜欄室羃罟撲捲辣珃俴繕覺糨痑炸哄做媋繯憛接騫擠蝢鷇阪佶鷞梑磍祔蝠琚〡堍迵僕ㄛ磁釬僕荇岆湮岊垀⑸﹝漆鰍岆扂弊郔湮腔冪撳杻⑹ㄛ珩岆峔珨珨跺吽撰冪撳杻⑹﹝

﹛﹛躺憩濂岈俴雄赻旯奧晟ㄛ森棒諾炷唦瞳捚ㄛ婓嗣弊薊濂釬桵﹜湖僻醴梓恁寁﹜釬桵誹軠諷秶ㄛ眕摯挐瑤絳粟馴滅脹絊嗣源醱ㄛ殏扞堤珋測陓洘趙釬桵腔珨虳萎倰杻涽﹝

﹛﹛媼岆庈部趙輛最迵莉珛肮窐腔穫嗎﹝

﹛﹛菴媼ㄛ芢輛假姿瓬驐疣缺笘朱堄譭翩ㄐ敝羷並鮶窗

﹛﹛

﹛﹛芩踱霤佴拊※陝俓崨§弊模撰藏蚔⑹輦砦赻毅陬輛

孮晤ㄩ
LINE

Bilingual news

Most popular in 24h

MoreTop news

MoreVideo

News
Politics
Business
Society
Culture
Military
Sci-tech
Entertainment
Sports
Odd
Features
Biz
Economy
Travel
Travel News
Travel Types
Events
Food
Hotel
Bar & Club
Architecture
Gallery
Photo
CNS Photo
Video
Video
Learning Chinese
Learn About China
Social Chinese
Business Chinese
Buzz Words
Bilingual
Resources
ECNS Wire
Special Coverage
Infographics
Voices
LINE
Back to top Links | About Us | Jobs | Contact Us |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1999-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郩砱繚桸網桴 竄怢淜輟蚽游 狟洈游 陲恲 瓊嶺⑤迖
苤漆赽 湮迿 繩釔 陔貌鰍繚 翔嗷盺